<u id="nm0eg"><tbody id="nm0eg"></tbody></u>

<source id="nm0eg"></source>

<rt id="nm0eg"></rt>
  • <tt id="nm0eg"></tt>
      <rp id="nm0eg"><nav id="nm0eg"></nav></rp>

        <tt id="nm0eg"><noscript id="nm0eg"></noscript></tt>
        1. 趙維江:宋詞與元曲的對接

          來源:國家大學生文化素質教育基地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21-10-14 編輯:張思晗

          新聞網訊(通訊員 李名)10月12日晚,第2414期人文講座在線上舉行。暨南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廣東省人民政府文史館館員趙維江為師生帶來了一場題為“宋詞與元曲的對接”的講座,細致地講述了詞和曲有怎樣的內在聯系以及詞曲是如何對接的問題。




          趙維江從宋詞和元曲的概念談起??梢源_定的是,詞和曲都是產生于特定時代、有創作文本支撐的當時流行歌曲的歌詞,但是兩者也有很大差別。從音樂系統來看,宋詞是南曲,元曲是北曲;從聲韻系統來看,宋詞屬江淮官話,保留了入聲且三聲不通協,元曲屬中原音韻,入派三聲且三聲通協。趙維江強調,詞曲既然都屬于音樂文學,就必然要從音樂層面和文辭層面深入分析。


          在音樂層面,趙維江認為一種新興的民族音樂形式在中原地區出現和盛行造成了詞曲過渡。這種新興的北曲不完全等于北方少數民族的音樂,它依然是以中原音樂為主體,只是改變了原有的氣質和唱法。趙維江提到的有力證據是,元曲大概有三分之一的牌調與宋詞同名,用北曲唱宋詞,體現了同名但不同形和不同質的關系。


          在文辭層面,文人的雅詞和民間的俗詞是兩條不同的路線。在俗詞方面,宋金時期民間俗詞創作繁盛。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記載了諸多耍令、耍曲,趙維江認為這些深處瓦肆勾欄里的調派具有天然的趨俗性,形式上有向曲過渡的特征。這些特征包括:第一,文辭格式顯露隨意性,不講究文義;第二,在審美情趣上突出樸野俚俗風格;第三,文體功能上的敘事化轉向;第四,文體形制上破體擴容,賺詞成為一種很關鍵的過渡體。


          除了俗詞,雅詞對元曲的滋養也不可忽視。趙維江提出,元曲散曲中的小令很大程度受到雅詞的影響,而且雅詞是對曲體化育、滋養和提升的溫床。透過元代陳草庵所作26首曲調一樣的《山坡羊》,可見元代文人小令的體式從發生之初就體現出一種規范化的傾向。


          此外,在元曲一律化、規范化的過程中,宋詞名家名作的樣板作用和導向作用顯得非常重要。這其中,趙維江強調了蘇軾、辛棄疾、元好問和柳永的特別意義。在元曲的創作中,對蘇軾的接受主要是基于對其人格精神的認同,豪放不羈的詞風成為金元詞壇的主調,也成為新興北曲的主調;對柳永的青睞主要是基于對其語言風格和審美趣味的認同,在雅俗之間,金元人在柳永身上找到了一種具有可操作性的入手處。


          趙維江總結表示,無論是俗白風格的本色派,還是倡導清雅和走詞化道路的文采派,都是把宋詞當成體制風范和精神價值本源,元曲對宋金詞人的欣賞和借用,客觀上也揭示了詞曲遞嬗的線索和軌跡。

          最新国产一卡二卡三卡四卡

          <u id="nm0eg"><tbody id="nm0eg"></tbody></u>

          <source id="nm0eg"></source>

          <rt id="nm0eg"></rt>
        2. <tt id="nm0eg"></tt>
            <rp id="nm0eg"><nav id="nm0eg"></nav></rp>

              <tt id="nm0eg"><noscript id="nm0eg"></noscript></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