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a3p1"></cite>

                韓茂莉:歷史鄉村社會地理與村民認知空間

                來源:國家大學生文化素質教育基地 瀏覽次數: 發布時間:2021-03-22 編輯:張思晗

                新聞網訊(通訊員 劉欣然)3月20日晚,第2381期人文講座在線上舉行。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博雅特聘教授韓茂莉為師生帶來以“歷史鄉村社會地理與村民認知空間”主題的講座,從歷史地理的范疇探討村民的認知空間。


                講座開始,韓茂莉從《世界是平的》引入,提出鄉村的主體是農民,鄉村社會地理的主題也應該是圍繞農民生活、生產的空間概括與理性分析。同時,韓茂莉強調作為研究對象的山西具有全國范圍內的代表性。


                通過對縣志等文獻的展示和梳理,韓茂莉分別從農戶類型與農田分布、鄉村基層管理與空間秩序、鄉村聯姻與婚姻圈范圍、祭祀圈的形成與村民的社會交往以及鄉村集市與村民認知空間五個方面進行了深入闡釋。在對農戶類型與農田分布的討論中,韓茂莉認為農業立足于土地,農民從事生產、建立村落,土地作為農業生產依托的根本資源,不僅令農民依附于土地之上,且土地的不動性決定了農民認知世界范圍的有限性,這個范圍大多在10里以內。在對鄉村基層管理與空間秩序的討論中,韓茂莉認為鄉村基層組織具有管理鄉民的職能,而基層組織構成與管理形式的基礎則是鄉民的交往空間,這個空間往往限于10~30里。在對鄉村聯姻與婚姻圈范圍的討論中,韓茂莉認為婚姻圈是傳統鄉間社交范圍的標識,成就姻緣無論來自親友還是媒妁,姻親結緣范圍基本限于20公里范圍之內。在對祭祀圈的形成與村民的社會交往的討論中,韓茂莉認為不同村落之間村民共同構成的祭祀圈,是村民間的合作,只能因緣而聚,其范圍大致在10~40里。在對鄉村集市與村民認知空間的討論中,韓茂莉認為有三個基本結論:1.無論是集市地點還是集期變化,對于鄉村農民,出行均在一日往返距離之內;2.鄉村集市不存在市場等級高低,也不具備網絡層級;3.山西農民的趕集與跨省商人從事的商業活動,具有二元特征,屬于兩條平行軌道上的獨立行為。


                由此,韓茂莉提出從歷史地理的角度來看,村民認知空間大致是在10里至30里這一區間,也就是所謂的“十里八村”。


                韓茂莉還和老師、同學們進行了充分交流。對于所討論的“鄉村認知空間的時間上限與下限”問題,韓茂莉認為應以1978年的改革開放為下限向前進行推展。對于文獻中出現“大市”“中市”“小市”和“無市”的稱謂差異,韓茂莉認為這并不影響鄉村集市不存在等級高低的結論,此處的稱謂差異僅僅是集市客源大小存異、集市規模有別,與“六邊形理論”不同,其內容和產品不具備等級高低。

                好紧再快点好深好爽视频,好深好爽太大了再快一点,好深快点再快点好爽456视频